韶光贱

毕业后和高考前的更新频率没啥区别,我已经是一条鳗鲞了。
请善用#唐宋学园#tag

*每段无关。信口胡扯。最好别看orz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初读那篇散文时坚定地认为郁达夫笔下故都的秋太肃杀,真正到了北京之后却发现这怪不得他。

九月的尾巴上天已经转凉,可以穿薄羽绒早晚出门溜达。十月份叶子开始变色,红的葡萄科植物爬上每一幢上年纪的老楼,从根部向下优雅渐变,枝尖灰绿如蒙尘翡翠,和暗淡含蓄红色衬着浑不觉突兀。

校河两岸也垂满藤本植物,南阴北阳,是南边的叶子红的早。于是你若沿河过桥,便左红右绿,身披两季的色彩。

 //////

不知道天凉时天色淡是什么原理,但深秋的晴天确实如结霜,看起来冰而脆,仿佛一块老旧玻璃。于是阳光稀薄,景物带一层若有似无浅色低对比度滤...

2018-12-09

【唐宋学园】当时年少春衫薄(24)

*emmm这个同样鸡飞狗跳的故事还没有完,大概还要一更才能说清这三个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。

*我会尽快更新的orz但是我好像越来越不会写笑话了

*希望各位都能看懂下文中那两句混乱发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司马君实你真的没有感冒吗?这已经是你今天打的第十二个喷嚏了。”欧阳修认真地询问,表情中难得地带上了诚恳地关切,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还需努力啊君实,你要是生病倒下了,这么大一锅可得砸到我和子固身上。”

司马光噎了一下,用上十二分努力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感谢咽了回去,还是伸手接过了曾巩递过来的养生茶:“说实话吧欧阳修,就凭现在这种暖气强度,中暑好像还比着凉容易。...

2018-12-05

下周吧,12/8结束前我一定更TS学园。

居然拖了一个月orz

这周期中全部结束。再过个几周期末就开始了。

再不更就寒假了。(望天摊手x你T果然还是你T

2018-11-30

【唐宋学园】当时年少春衫薄(23)

本期看点:

*当身边没有其他人时毫无正型的宋组。

*司马光和王安石隔空下套儿,王安石一生一次的大危机。

下期看点:

*“曾巩你和王安石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?”——司马光

*“曾巩你和王安石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?”——欧阳修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司马光最近比较烦。

因为王安石去江宁社会考察了。

“噢。”欧阳修捧着一个泡着枸杞的搪瓷杯缩在暖气片旁边,闻言懒洋洋地抬头施舍他一个鄙夷的眼神,“嚯。”

——行啊司马君实,走之前还看王介甫和你吵架呢,你俩的感情啥时候好到“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”的境地了?

“蓄意旷工的人请保持安静。”司马光冷静地挂掉十分钟内...

2018-10-30

好看

*甚至都没有写成完整文章的随笔。

*大部分时候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了年纪的老教授往往走极端,要么很会讲课,要么很不会。不会讲课的教授早年常常是艺术家或学者,倾其一生于他钟情的领域,将学问谈成了漫长恋爱,到最后花言巧语全都忘记,只剩心满意足、深情款款眼神。

尚教授大概研究了一辈子中国工艺美术。我是从教材的著者介绍中看出这一点的,而不是根据前文粗劣的分类——虽然不可否认,他的确很不会讲课。他意料之外地很擅长讲笑话,也情理之中地很不擅长于描述、表达、论证美与精致,即使他懂得。

他甚至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欣赏,为美丽倾倒却发不出赞叹,仿佛一个笨...

2018-10-30

哎,汤显祖也是妙人。

他写牡丹亭的时候到底触了什么景伤了什么情,惦记着谁思量着谁才把一个思春少女刻画的入木三分x

以及游园惊梦里柳梦梅背手持扇踱步退场的那个背影真是苏炸了。

【仿佛get下一篇个人向的梗

【可惜昆曲演出不让拍照,票根还处处暴露坐标x

2018-10-27

我本来以为自己十月底只有两篇经济学的论文。社会学调研说不定会在十二月,英文经典的pre大概是十一月中旬,和哲学论文一样。

这样我打完辩论小组赛、采一篇硬新闻应该不会头秃。

然后我们社会学抽到了第一组。pre抽到了第二组。

心理学和生物学甚至又布置了新作业。


……所以我当初为什么觉得我会抽到正常的签?!谁给我的自信?!

2018-10-23

【唐宋学园】当时年少春衫薄(22)

*随缘更新

*这更好像有点齁(谁知道呢你这个习惯用虐梗写文的人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知乎】在什么时候你体会过“远游无处不销魂”?

@是韦庄不是伪装:

谢邀。

今年寒假我被校学生会和院系一起发配到四川,参加和前蜀的一个学术交流和社会考察活动。因为我大学生会财务处向来以“J寒D瘦”(J和D是负责人的姓名首字)著称,所以当拿到一张入川的软卧车票时我其实并没有太惊讶,他们能在春运前期抢到车票已经很不容易了,在火车上多躺一会儿总不会太难熬。

是的,我直到上了车才知道软卧票是可以没有床的。


“其实我们订票的时候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,”刷出回答的孟郊特地发来贺...

2018-10-09

【唐宋学园】当时年少春衫薄(21)

*开学第一周,你T大的大一比高三还要忙orz。

*全校大一仿佛仅存两个专业:英语系和数学系。

*我当然是英语系的社科学院的。

*彻底忘了怎么写笑话了。

*真的没有人写《无声戏》的评论吗qwq(疯狂暗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苏轼掐了一把自己的脸,反复确认着自己手里的车票,脸上的表情介于震惊与愤怒之间,仿佛下一秒就要往候车厅的墙壁上撞。

“你手里的是软卧车票,不是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。”王维扛着巨大的摄像机站在他面前,微笑着把话筒塞进苏轼手里,“撞不进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。”

苏轼僵硬地接过话筒,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得一言难尽了起来。...

2018-09-23
1 / 9

© 韶光贱 | Powered by LOFTER